随着主裁判吹响比赛终场的哨声,高卢雄鸡法国队最终以4比2战胜了克罗地亚队,历史第2次夺得世界杯冠军。

本届世界杯决赛堪称“史诗般对决”。捧杯的法国队巨星云集,球员身价高达10.2亿欧元,是世界杯有史以来身价最高的球队。而对于一个全国只有420万人口的克罗地亚队,顽强的斗志和华丽的技术让人印象深刻,格子军团虽败犹荣。这场世界杯决赛也是60年来进球最多、舆论点最多的一次的决赛,在莫斯科卢日尼基球场决赛夜有点球、乌龙、VAR、球迷入场、6个进球….。。当然还有赌球。

北京时间6月17日晚,卫冕冠军“德意志战车”在莫斯科卢日尼基体育场,迎战来自中北美的传统强队墨西哥队。最终,本场比赛德国队令人大跌眼镜,0-1不敌墨西哥。对于在北京一家体育文化公司任职的“球迷”周毅(化名)来说,这个结局成了他“赌球下注”的最大败笔。

“买比分赔率大,赢的几率小。”周毅称,“一般通过赔率、球队以往的比赛结果、世界排名、球员的知名度等来预测比分。”在德国对阵墨西哥的比赛中,他在一家博彩平台上用500元购买了德国队胜出,但比赛结果却不尽人意。

事实上,这并不是他唯一一次“输球”。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期间,他在博彩平台上已经先后输掉了六七千元。“每次赛前总是手痒痒,想多少买点,没准能把以前输掉的赚回来。”周毅坦言,以往观看的足球比赛并不多,压注后再看世界杯比赛,就会更兴奋些,“希望自己下注的球队会赢”。

人民创投调查发现,像周毅这样的人并不少见。一些“新球迷”对各球队的首发阵容或场内应对战术则并不了解,谈论更多的是“昨天赢了多少,赔了多少”。

在世界杯期间,几个夺冠热门球队首轮爆冷,西班牙和葡萄牙战成3-3平,阿根廷被冰岛以1-1逼平,包括周毅看到的卫冕冠军德国0-1输给了墨西哥队….。。这样的结果滋生出很多诸如“一起上天台”“足球反着买,别墅靠大海”的段子。不难看出,试图通过赌球“发家致富”的大有人在。

层出不穷的网络赌球现象引起了执法部门的重视。今年7月,北京市公安局治安管理总队联合网安总队等相关单位成立专案组,打击了张某某等6人网络赌球犯罪团伙。该团伙作案时往往与境外赌博网站勾连,获取赌博网站赌球高级账号代理权,得到专用用户名、密码用于投注,借以敛财。同时,通过微信等即时聊天工具发布每日比赛球队对阵情况、“盘口”信息、下注输赢赔率,并逐步发展一级代理、二级代理和会员进行网络赌球。此外,赌客按照赔率和自己对比赛结果的判断,通过网络和微信进行投注,比赛结束后按照比赛结果和下注情况,赌资通过银行转账、现金和移动支付工具等多种方式进行结算。

“全球都面临操纵比赛的问题,网络投注使得犯罪组织将邪恶之手伸向了足球。”国际足联安全主管拉尔夫曾用“腐蚀性”来形容非法赌球的危害,“损害了体育的形象,破坏社会教育与文化价值,打击球迷和赞助商的积极性,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

这些年,邱孝感曾获得全国优秀儿童工作者、全国十佳辅导员等5项全国性荣誉。让他自豪的是,孙女和孙子也喜欢看书,“书香是最好的传家宝”。

福州市第六医院的吴定,是很多患者眼中的“专属家庭医生”,他和护士何香云两个人,承担着整个医院的家庭病床服务工作。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