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两年后,欧洲杯准时报到。国际标准时间意味着两年前下班看球的好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虽然一定有人在万里之外的电视机前为了欧洲杯而熬夜,但是更多的人只好选择在互联网和第二天的报纸上去寻找最新的比赛战况。

据说本次采访欧洲杯的全球记者有7550名,他们肤色、年龄、思想各异,对待体育新闻的态度与出发点也不尽相同。但在他们共同的职业生涯中,有一点是共通的,那就是对速度的不断追求。好在现在是电子时代了,笔记本电脑、数码相机和互联网让体育报道的速度发生了本质性的提升。听一些体育记者前辈们聊起从前的采访经验,不禁汗颜。有了高科技的采访装备,今天的体育记者们应该做出更快更好的东西。

60和70年代,由于当时电子科技并不发达,出国采访成为责任重大的苦差,因为除了看比赛、做访问、拍摄和写稿之外,还必须与时间赛跑,每个晚上把写好的稿和自己洗出的照片拿到机场寄回报社,再由报馆派人到机场去接收稿件,“新闻”变成了“旧闻”。

进入80年代,传真机这项伟大的发明,确实为出国采访的记者提供了很大的方便。而到了1994年的广岛亚运会,已经有底片传真机了,可以直接将底片发到报社的电脑室。

90年代后期,笔记本电脑、数码相机和互联网让体育报道的速度发生了本质性的变化。数码相机抢拍出照片,导入笔记本电脑,用网络发回报社――国内的体育迷便能在第一时间内看到最新的图片与新闻。

当然,电子产品的发展更是日新月异,到了2004年来葡萄牙报道欧洲杯时,记者们的装备又向上升级了一大步。笨重的笔记本电脑越来越轻薄、无线上网的速度更快、数码相机的性能的提高更是不在话下,而“数码相机伴侣”的出现,更是大大地解放了摄影记者。

记得2000年同样是报道欧洲杯,我在人生地不熟美丽荷兰,每天都得东奔西跑,穿梭体育场之间,遇上齐达内,亨利,维埃里,还得奋不顾身地冲上去狂拍一气。为了追求图片新闻的时效性,我当时装备了报社最好的数码相机尼康995(当时国内还没上市),330万像索在128M存储卡中大概只能存30-40张,所以还得随时背着当时还不那么轻巧的被同行戏称“乌龟壳”的笔记本电脑,拍完导完后再找地方发回报社。这已经算是当时的顶级装备了,虽然一天下来常常累得话都不想说,但是心里还挺美的。

4年后的今天我再度来到欧洲,拍摄又有了全新体验。各位同行们的新装备可以说争奇斗艳,而最为我提气的是“数码相机伴侣王”。它无须电脑可以直接存数码照片,容量高达80G,可存储十万张高质量的数码照片,而且体积小巧,便于随身携带,羡煞那些还背着笔记本电脑的同行们。把“伴侣王”挂在腰间去追拍卡拉古尼斯,自然能拍得最快最多。

“数码相机伴侣”在中国出现一年多了,主流的品牌就那么两三个,优缺点各异。圈内的人比较推崇爱国者。主要是因为它将爱国者存储王四年来积累的各项安全存储技术用于“数码相机伴侣王”,加上它所获得的《人民摄影报》、《chip新电脑》“编辑推荐”奖,让人觉得它更为安全放心。

拍转欧洲杯,更快更好地为国内球迷提供更丰富、更精彩的图片报道,爱国者“数码相机伴侣王”不愧是现代摄影记者的必备武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